董事长的烦恼:让我怎么来爱你?-神秘现象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董事长的烦恼:让我怎么来爱你?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5日 17:01:26

董事长的烦恼:让我怎么来爱你?

来源: 德林社“你们两人什么关系?”华盛昌的董事长袁剑敏跟副董事长车海霞突然遇到一个浓眉大眼的问这个隐私问题,两人琢磨了一番,看在钱的份儿上,还是老实承认了吧,说:“我们有一儿一女,没结婚。”没想到,一年后隐私被推到风口浪尖,还带出4个女董事。在A股,董事长在爱情面前有很多烦恼,想说爱你不容易。

袁老板对女董事们的要求不仅不限于从一线业务做起,在学习上也是非常努力的。华盛昌的招股书中,有一个细节昭示袁老板对女董事们的要求很高。

浓眉大眼的证监会,你们在八卦华盛昌老板的同时,怎么忘记你们的同行西班牙证监会的经验,人家早在2005年就规定:上市公司高管领导除了必须每年两次公开自己配偶和亲属的股票交易情况,还要公开生意伙伴以外的情人名单,包括同性恋伴侣。

证监会对袁老板的爱情是很关心的,只可惜就算有儿有女,人家袁老板跟车海霞老板说,我们不是一致行动人,也不是共同实际控制人。总之一句话,我们各管各,不是一伙的。创业是九死一生的事,有车海霞这样从青春相助,甚至为其生儿育女的相伴相守,袁老板是幸福的,他不止一个女子相助,他更有一个女子天团共襄上市盛举,才有了如今的佳话,一个董事长跟4个女执行董事的“佳话”。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那个好奇心特别大,浓眉大眼的正是证监会,2019年4月华盛昌提交IPO材料时,证监会就对这两位老板的私人秘密倍感兴趣。在证监会的八卦之下,袁老板自己说还把二老板的人生大事都给关心了,生了一儿一女。可能证监会不太好意思追问,为啥车海霞从黄花大闺女熬到了48岁的中年妇女,娃儿都生两个还没有跟袁老板结婚了?更关键的是,两人股权各管各的,有儿女也没有一致行动人关系。

比如一直陪着袁老板,还生儿育女的车海霞副董事长,就送到清华大学金融投资与资本运营高级研修班去学习。接替车海霞分管财务的董事刘海琴,作为4名女董事中年龄最大的一位,以前是中学老师,在袁老板创业12年后才加入华盛昌,袁老板也在合伙企业里面给了股份的,也去清华大学参加了车海霞一样的研修班。杨晶瑾是4位女执行董事里唯一没有职务没有股份的外部执行董事,在北大参加过一个私募与企业上市的研修班。袁老板,女董事们参加研修班谁出的钱?

1991年,袁剑敏34岁,那一年开始加入华盛昌创业。当年3月,华盛昌来了一个叫车海霞的19岁姑娘面试,入职到财务部。作为华盛昌的创始员工,车姑娘在华盛昌从普通员工一步步做到副董事长的高位。在袁老板创业的30年里,他说“从来没有艰苦,满满都是幸福”。

当然,有30%的老板们不愿意公开离婚的形式,毕竟冲冠一怒为情人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能够在法律的框架内和平离婚,对上市公司那都是好消息。如果遇到葵花药业的老板,离婚没那么简单,弄不好小心把命给搭上。

董事长的烦恼:让我怎么来爱你?

来源:摄图网爱情能用金钱买到吗?没有钱,你肯定买不到,有钱人的爱情,你想象不到有多精彩。尤其是中小板、创业板,以及科创板的老板们,他们通过快速地创业上市,实现财富的急剧膨胀,花花世界立即变得五彩纷呈,新欢旧爱令他们夜夜难眠,一边对新欢感叹:让我怎么来爱你。一边对旧爱抓耳挠腮在琢磨:你什么时候才放手?

唯一令人为之感慨的是二老板车海霞,跟袁老板共同奋斗30多年,如今儿女双全,却没有结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饱受爱的煎熬,相爱而不能名正言顺走进结婚的礼堂?袁老板有自己的烦恼,但不能为外人道,他说他创业很幸福,除了给车海霞股份、管理层的高位,恐怕只能在长夜里对车海霞无奈地说:让我怎么来爱你?

看看人家,把监管直接插到上市公司老板以及高官们的后花园,让他们再也没有隔江犹唱后庭花的逍遥。面对董事长们爱的烦恼,也许,老百姓会说,他们那都是“孙猴子成了猪八戒,纯属吃饱了撑得”。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有一个规律,上交所上市的公司老板占离婚案例比只有10%,90%的离婚案例来至深交所上市的公司,其中主板上市公司的离婚率不到15%,中小板跟创业板占85%。其中创业板是离婚高发地,占深交所上市公司离婚案例的61%,中小板占33%,主板占比6%。

有人打官司到法院,法官调解离婚占比高达75%,也有谁都不服谁,只能由法院判决离婚。60%的离婚都是通过协议离婚,可不是两口子说怎么分就协议了,那都是通过律师等专业人士指导下,双方经过长时间博弈与权衡,在利益达成一致的情况下,才办理离婚证的。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可一旦公司上市了,就变成了成千上万人关心的事,爱情极有可能左右股票的涨跌,甚至左右上市公司的命运。虽然华盛昌紧急澄清了“一男四女董事会”的传闻,声称与事实不符,但盘中股价大跌超过8%。投资者的恐慌不是一张公告能解决的。

幸福的袁老板对车姑娘可谓是关怀备至,到底关心到啥程度呢?除了直接在上市公司中给股份,还在合伙人持股平台也给了股份,让车姑娘成了上市公司的二老板。两人的感情非同寻常,因为华盛昌要上市,这份感情才公之于众。

只能说明,主板上市公司绝大多数都是国企,或者经营年限比较长的民营企业,老板们都是久经考验的,在情感方面已经没有太多的惆怅,他们极少为了红颜,甘愿与糟糠之妻分割数亿家产。那些为了红颜宁愿分割数亿家产也要离婚的,跟90后手拉手去民政局办离婚的喜庆场面完全不同。

葵花药业的老板被离婚的烦恼冲昏了头脑,此时在深牢大狱一定很羡慕华盛昌的袁老板。昆仑万维的周老板也一定佩服袁老板在金钱与爱情面前的智慧。沃尔核材的老板周和平是不是很后悔没有跟袁老板学习呢?跟老婆离婚,没想到还失去了上市公司的控股权。亚马逊的老板聪明绝顶,可离婚一把就被分割走了超过2500亿人民币的股权。来吧,向袁老板学习爱情的秘诀吧。

袁老板是个非常注重培养人才的董事长,尤其是执行董事层面,那都必须是女的。除了车姑娘从基层做起,女董事伍慧珍作为4名女执行董事中最年轻的一位,更是从业务员、销售做起,用了12年时间进入了袁老板的女子天团之中,当然袁老板也是在合伙企业里给了伍总股份的。

在A股,有多少老板会在长夜里会为爱情一声长叹?袁老板是幸福的,更多老板是惆怅的。为啥?动辄就是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分手费。龙湖地产的老板离婚被分割了200多亿港币的股权,昆仑万维的老板周亚辉离婚就分割掉了70亿市值的股权。三一重工的副总裁袁金华被分割了22亿市值的股票。一心堂的老板阮鸿献分割了20亿市值的股票等等。